恐怖电影

blondbunny全集-吴建京《八厘米》:一个小魔术

2021-09-10
舞台剧《繁花》的配乐是上海电子音乐人B6,配得很好。这里的“好”不是说把它拿去做成原声碟亦单独可听,而是一种“适宜”。当观众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台上絮絮叨叨,层层叠障,兜兜转转的人事流转吸引,配乐仿佛真空,几乎是听不到的。一直要到最后,霓虹色彩把过去、现在与未来卷入同一幅图景,才注意到B6的音乐。记得是颗粒清晰、线条简约的电子乐,不复古也不超前,不雀跃亦不寂定。就像前面所有的剧情和音乐都停止后,心里自然浮现出声音。《繁花》的故事在明面上只讲得一小部分,大部分的暗涌都留在水下,欲言又止。难以想象配乐若非如此,还有什么更合适的形态样貌。流行电子和上海天然契合,它冷淡清爽又热烈嘈杂。这个声音不激起强烈的情感,但万籁俱静之后只有它还未熄灭,与市井之声一起迎接粉红色的黎明。吴建京B6和《繁花》说多了,想写的其实是B6的老拍档吴建京。他刚在摩登天空旗下发了新专辑《blondbunny全集》,制作人B6。吴建京与B6在2006-2009年期间组过合成器流行(Synth-pop)乐队IGO,2007年发表专辑《Synth Love》。合成器流行在国内一直没能流行起来。它好像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受众,喜欢流行的往往嫌合成器的声音太冷,喜欢电子的呢又对国内的流行音乐不抱什么期待。Synth-pop的那股近乎轻佻的时髦劲在《Synth Love》里倒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全英文歌词,人声的个人特质降到最低,隐没在无数线条飞掠的电光石火中。2017年以个人身份签约摩登天空并发表首张个人专集《爱是种感觉》之前,吴建京在“音乐圈”活动的影子隐隐绰绰。懂经的乐迷在各处看到过他的名字,通常与别的名字联系在一起。除了B6,还有“重塑雕像的权利”的华东、刘敏,“顶楼的马戏团”的陆晨,“Torturing Nurese虐护”的Junky……倒真的像个影子,因此40岁发首张个人专辑时,吴建京的低调神秘被做成标签帮助贩售。他曾是留美化学硕士,做过国际学校的化学和音乐教师,全职拾起过“blondbunny全集家”的身份。按城市划分,他的人生大约一半在北京,一半在上海,但音乐的气质更偏南方。这是外人看起来。对吴建京来说,影子的岁月不过就是在生活而已。不是人人皆天才能凭空燃烧,但充沛的生活总能有所保证地滋养出灵感。他像一条影子,但脚始终踩在影子上。专辑封面上他在照镜子,真实和镜像却不一定对应现实与虚幻,可能正相反。《blondbunny全集》的主题即关乎这种虚实转换间的微妙平衡。“blondbunny全集”的概念来自摄影中的对焦距离,在摄影技术上属于“微聚焦”,专门用来拍摄很微小的事物——放大局部细节,让周围一切模糊。调过焦的人会知道,虚实转换的一刻堪比暮色中的“魔术时刻”,是少有的平静与壮丽共存的瞬间。你需要屏住呼吸,而下一秒就是“咔嚓”的神圣时刻。吴建京缺乏个人特质的声音依然是他的显著特点。这种声音在港乐盛行的年代有不少,即你无法从声音联想到具体的人,想象不出歌者是年轻还是年老,英俊还是丑陋。他的普通话和英语一样没有地域色彩,无法令人产生亲切或厌恶感。这个声音就像一座城市里千万人重叠起来的样子,呈中性。这张专辑也是这样,它无意让听者心潮澎湃,只是慢慢编织一张单纯浪漫的网,让人舒服而已。《blondbunny全集》不是先锋的电子乐,合成器的运用没有脱离传统流行音乐的习惯。鼓机的拍子质朴可爱,人人都能跟着数。明亮loop像流星不断路过地球,天马行空的电子音效带有诞生之初富有想象力的魅力。采样和混音从来没有过分,《崩溃崩溃》开场的都市白噪音,《梦工厂》嵌入节奏的金属切擦声,《灰沙燕》在流水的吉他中露出头角的铁器划破空气的采样,《受判之徒》几乎无法察觉的科隆大教堂环境录音采样,都不明确昭告自己的存在。它们与《繁花》的配乐理念一致,不求自证存在,只愿润物细无声地潜入记忆角落。吴建京写的歌有独特的调式,像咏叹,喜欢在尾音掉个半度。他不一定遵循流行歌曲的段落规则,往往就这么身姿一斜,尾音逸入空气,就是一首歌。歌词的话,一首歌好像只有一句句子是题眼,其它部分都是漫长的渲染和无意义的延伸。这又和港乐发展到极致时高度浓缩,字字珠玑,短短一篇词中尽是峰回路转的惊心动魄完全相反。他的这些歌更像老上海流行音乐的小曲小调,是给人闲来无事时听着玩的。那些关于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惊奇与喟叹,都不用放在心上。这种音乐就是让你完全放下戒备,在全然由都市印象构建的环境中(与细碎线索编织成的《繁花》正相反)放弃逻辑和理性,只剩感官异常活跃。这样你才能邂逅《黑色天空》中从“咚呲打呲”跌落上了釉般闷脆钢琴声的美妙体验,被最后一首仿佛上世纪九十年代热门电视剧插曲的《你是爱》打动。吴建京在录音棚录制新专辑反复敲打攀升的关于爱情的句子闪闪发光,但吴建京和B6他们还留了一手。如果你注意到的话,甜腻的乐句在某个时刻悄悄黏上一片烂叶子,不和谐的钟磐音短暂地投下一片阴影。它很快消失了,第二遍再听时以为只是自己的幻觉。一个小魔术,是他们想要的效果吧。 责任编辑:陈诗怀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