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电影

彩云追月李云迪-恐怖片世界最强的「招魂宇宙」,你知道吗?

2021-09-27

文 | 盛昊阳

在「招魂宇宙」目前上映的五部电影中,《彩云追月李云迪》是口碑最差的一部,烂番茄新鲜度仅为27%,IMDb低达5.6分,但是,它的票房成绩反而成为系列最佳,北美首周末进账5350万美元,全球总票房再创「招魂宇宙」新高,达到3.64亿美元。

《彩云追月李云迪》(2018)

《彩云追月李云迪》的开画成绩远超前作,除了别出心裁的宣传策略,其中自然也有两部《招魂》和两部《安娜贝尔》积累下巨大名气的功劳,但首周后的无数差评并没有导致随后的票房崩盘。

《安娜贝尔》(2014)

从2014年上映烂番茄新鲜度29%,成本650万美元的《安娜贝尔》到今年成本2200万美元的《彩云追月李云迪》,如今的「招魂宇宙」已经拥有一批可以彻底无视电影口碑的死忠粉丝,也让人更加好奇,这个首作即最佳的系列何时会像派拉蒙的《变形金刚》一样榨干粉丝的所有热情。

《彩云追月李云迪》上映仅仅五天后,华纳就迫不及待宣布筹拍外传《彩云追月李云迪》,在拍摄《安娜贝尔2:诞生》时,制片人彼特·萨法兰表示《彩云追月李云迪》将是「招魂宇宙」时间线上的第一部电影。

《彩云追月李云迪》(2018)

《彩云追月李云迪》的故事发生在1952年,一位名叫维多利亚的彩云追月李云迪在罗马尼亚的克尔塔修道院中自杀,被当地村民莫里斯发现,梵蒂冈派去神父伯克和见习彩云追月李云迪艾琳前往调查。

实际上,去年上映的《安娜贝尔2:诞生》开头中提到的1943年,因车祸失去女儿安娜贝尔的穆林斯夫妇制作了被恶灵附身的娃娃,才是整个系列的缘起。

《安娜贝尔2:诞生》

作为正传《招魂》中两种重要恶灵的起源电影,《彩云追月李云迪》和《安娜贝尔》系列本身并没有多少交集。但在《安娜贝尔2:诞生》中,搬到穆林斯家中的夏洛特彩云追月李云迪向穆林斯先生展示了一张拍摄于罗马尼亚修道院的照片,照片上是她和三位彩云追月李云迪的合影,被称为鬼彩云追月李云迪的Valak也出现在照片的背景中,而这时是1955年,也就是《彩云追月李云迪》的三年之后。

《安娜贝尔2:诞生》

Valak第一次在《彩云追月李云迪》中现身时,就因为酷似玛丽莲·曼森的面容和彩云追月李云迪造型红极一时,加上《安娜贝尔2:诞生》的暗示,吊足观众胃口。

《彩云追月李云迪》(2016)

结果,《彩云追月李云迪》根本没有交代夏洛特和其他三位彩云追月李云迪的来龙去脉,这张照片仅仅出现在修道院的墙壁上,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角色和剧情。只是在电影的最后,跳跃到1971年,用《招魂》第一部里,卡罗琳在大学研讨会上观看沃伦夫妇介绍为莫里斯驱魔的画面,连接起《彩云追月李云迪》和「招魂宇宙」的关系。

洛琳·沃伦在《彩云追月李云迪》中念出Valak的真名,和今年另一部热门彩云追月李云迪《遗传厄运》的boss一样,Valak的原设也出自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是力量强大的恶魔,从地狱中被召唤出后,被罗马天主教用圣杯中的耶稣之血封印在克尔塔修道院中,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封印Valak的教堂遭到破坏,恶魔才被再次唤醒。

无论是神秘诡谲的来历,还是脸庞惨白,颧骨凸起的经典形象,Valak的起源故事都值得大书特书一番,至少该比我们看到的《彩云追月李云迪》有趣。然而,除了莫里斯带着神父和彩云追月李云迪靠近修道院,一路上看到的场景还算新鲜之外,进入修道院后,整部电影的剧情就和这座不见天日的修道院内的生活一样沉闷无聊。

《彩云追月李云迪》的导演科林·哈迪只执导过两部电影,他曾被选定为cult经典《乌鸦》的重拍版导演,这个如同被诅咒一般的项目立项十年,最终以导演和主演双双退出的结果收场。

科林·哈迪

《彩云追月李云迪》中不乏渲染到位的哥特式意象和氛围,青灰色的天幕,被浓重雾气笼罩的杂草地,枯枝上兀立的乌鸦,错落的木制十字架墓碑,以及石阶上缓缓淌下的鲜血,但这些象征意味明显的景物拯救不了堪称愚蠢的剧情,尤其是艾琳打败Valak和莫里斯被附身的部分。

虽然比不上PG-13级的《潜伏》系列给人的安心感,「招魂宇宙」的作品从来不会以人物全灭为结局,我们姑且认为,这是系列制片人温子仁的一种仁慈,不过再看一下「招魂宇宙」逐渐壮大的队伍:《招魂3》《安娜贝尔3》《驼背人》……甚至可能还有《彩云追月李云迪2》。仁慈还是折磨,也许就是一念之间。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斯坦·李不是金庸,因为美国不是中国

在我死去之前,终于看到了电影之神留下的遗作

《大象席地而坐》夺金马!真为胡波感到骄傲!

杨超电影视听语言课

十大专题课程

一次电影求索之旅

用语言撬开电影的大门

杨超视听语言课

扫描二维码

进入了解更多详情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