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电影

獐子岛再演“灾难大片”:扇贝“集体暴毙”,损失3亿元

2021-10-28

獐子岛的海上“灾难大片”又出新一季剧情。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002069.SZ)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海域里的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80%以上。

这些年獐子岛多次上演扇贝们的奇幻漂流:扇贝跑了、扇贝冷死了、扇贝饿死了,扇贝莫名其妙暴毙了……从最初的震惊市场,到现在已是见怪不怪,獐子岛的海底到底有多可怕?还有什么恐怖故事要讲?

11月12日,獐子岛开盘即告一字跌停,股价跌至2.70元,总市值已不足20亿元,较高峰时已经蒸发逾90%。截至下午收盘,跌停板封单仍有近10万手。

獐子岛捕捞队 图据官网

1、这些年獐子岛已多次上演“灾难大片”

疑问:扇贝到底是怎么死的?

疑问:扇贝到底是怎么死的?

獐子岛11月11日晚间发布公告,扇贝又出大事了。不过这次不是跑路,也不是饿死,而是大规模不明原因死亡。

公告称,目前已有部分海域的死亡扇贝比例高达80%。截至2019年10月末,仅账面价值合计损失达3亿元。未来随着扇贝死亡还可能持续,损失可能还会增加。

突如其来的3亿元资产减值,必然会给上市公司业绩带来巨大冲击,特别是在前三季度已经亏损3400万元的局面下,再想扭亏为盈无疑难上加难。

这些年獐子岛已多次上演“灾难大片”,最早始于2014年10月。当年獐子岛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2014年巨亏11.89亿元。对了,当年的巨亏也怪虾夷扇贝跑了、不见了。

到2017年,獐子岛的扇贝又被“饿死”了。根据獐子岛公告,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2017年业绩由盈利0.9亿元至1.1亿元,变为亏损5.3亿至7.2亿元。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解释亏损7.23亿元的原因是,海洋灾害导致扇贝“饿死”了。

獐子岛“扇贝饿死”,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一样,这种悲惨而又雷人的剧情娱乐了整个资本市场,也让投资者愤怒不已:到底怎么个死法?能不能有个更好的理由?

2019年一季报,獐子岛亏损4000多万元,理由依然是扇贝“跑路”;到现在已是第四次,干脆“集体暴毙”!

扇贝们都死了,吃货们也不禁潸然泪下:蒜蓉粉丝扇贝、辣炒美味扇贝、葱爆扇贝、葡式焗扇贝拿什么来下锅?

对于再次出现扇贝莫名其妙大面积死亡,獐子岛一再强调自然风险、养殖风险,公司在公告中称,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

公司还搬出了其他养殖风险的例子来证明,称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2、10月19日獐子岛发公告时还自信满满

深交所:为何半月前未见异常?

深交所:为何半月前未见异常?

獐子岛宣称扇贝“集体死亡”,可能是套路太过熟悉,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迅速发出了关注函。

深交所火速发出关注函

深交所问了多个问题,其中的焦点是:你公司10月末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为何短时间内出现大面积死亡?此前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你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事实上,在10月19日獐子岛发公告时还自信满满:“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20万亩,剩余面积2020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然而仅仅过去半个月即惨遭“打脸”,准备迎来丰收的扇贝大面积死亡!

那么,可怜的虾夷扇贝们在半个月内“集体暴毙”,凶手究竟是谁?海底是否真有某种“不明恶性事件”?可惜海底神秘莫测,目前仅凭獐子岛想咋说就咋说,反正别人想去调查核实也太困难。

獐子岛秋测数据远低于正常水平

深交所还提出另一点质疑:獐子岛公司本来是每年4-5月、9-10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为何此次秋测拖到11月才开始进行?请说明延迟抽测的原因,是否符合公司相关规定?

其实深交所的质疑也是外界的疑问:短短半个月内扇贝大面积死亡,是不是獐子岛“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就此疑问,红星新闻致电上市公司,但电话无人接听。而据证券日报报道,11月9日证券日报记者曾随辽长渔15181号船出海参与抽测,发现了扇贝大规模死亡的问题。按成年贝算正常的亩产应该在25-30公斤左右,但45号、46号点位只有两三公斤,少的甚至不足一公斤,基本就是绝收。

獐子岛批露,已经完成抽测40个点位,部分区域死亡比例超过80%。根据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平均亩产低至3.19公斤,大幅低于平均亩产25.6公斤的正常水平,因此判断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

兴衰史>>>

“水中茅台”已沦为一地鸡毛

投资者:骗我可以,注意次数

獐子岛位于辽宁省大连市长山群岛最南端,距离大连56海里,地处黄海之中,主要由四个海中小岛组成。獐子岛处于北纬39度,这不仅仅是一座岛屿的地理坐标,更是世界公认的珍稀物产纬度。獐子岛坐拥得天独厚的海洋牧场,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一度有“水中茅台”之称。

作为当年的海洋水产品上市公司绩优股,獐子岛股票曾经创造过两市第一高价股的“神话”,顶峰时股价突破151元。红星新闻记者早年采访过董事长吴厚刚,彼时意气风发,言必称要做“中国渔业第一品牌”、“世界级海洋食品企业”。

然而今天的吴厚刚已被“终身市场禁入”,獐子岛股价也跌成了一地鸡毛。由于獐子岛一而再、再而三上演扇贝的奇幻漂流,各路公募基金早已避之不及,剩下的大多数为散户投资者。截至三季度末,獐子岛仍有4.39万户股东,而这次扇贝集体死亡,投资者无疑又踩中了地雷。

在近年来獐子岛多次扇贝跑路、冷死、饿死的时间节点上,因涉嫌财务造假、信披不及时等原因,公司及众多高管已被证监会行政处罚。

2019年7月10日晚间,獐子岛公告称,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等原因,证监会拟决定对公司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对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同时对吴厚刚实施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证监会查明,獐子岛及吴厚刚等人涉嫌多项违法事实。其中包括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以及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獐子岛及多达24名“董监高”人员,均被证监会行政处罚。

而在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之后,11月2日,獐子岛公布了一******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公司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而上述高管均被证监会实施了5-10年不等的市场禁入措施。

在如今监管层严阵以待、连出重拳之下,獐子岛扇贝的奇幻漂流仍在刷新认知下限,同一系列的“灾难大片”也在反复上演。有投资者已经无处话凄凉,只能在獐子岛的“股吧”里发出一声哀叹:“骗我可以,注意次数!”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编辑 包程立

獐子岛 扇贝 吴厚刚 证监会 深交所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